荔枝味的小泡面

世俗呀

第一次在lof发文有点紧张嘤嘤嘤

有人看的话我再写完叭

温和绅士文艺攻×皮断腿阳光其实内心超没安全感受

小甜饼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0

我一直钟意于网杀。

隔着一部手机,输赢后的破口大骂或出言不逊都被撕扯成斑驳的吉光片羽,零零碎碎听不真切。一张张卡牌钻进日子的罅隙里,不会弯折边角、沾惹尘埃。

寡淡到近乎透明的生活,给我奇迹般的安定。

直到我遇见林池鱼。

于是光影跳跃为滚烫的橙黄,冰雪化成火焰灼烧我的指尖。于是朔风凛冽中我听见湖面初融般的清透声响,大雪纷飞里似乎有春燕蹁跹的伤痕。

在那瞬间我默默许愿,愿终有一日大摆宴席,与他同敬四方来宾的酒。

01

那是我第二次面杀,陪我哥们何长秋。

可从踏进房间的那一刻起,我便只看见一个人。

那是耶和华亲赐的容颜,是阿波罗失落的羽翼,是黯淡星河里徜徉的光芒,是所有传说中的熠熠生辉。

“你好,我叫林池鱼,池鱼思故渊的池鱼。”

自此,整个世界的光明都点点滴滴散落在他的眼睫和唇角。心跳声巨大而空寂,几乎令我昏厥。

“我叫顾渊。”应该多说些什么,可我并不曾读过什么书,甚至不知如何说明我的为人以及对他的倾慕。

他轻轻笑起来,眉宇间沾惹几分和暖的喜悦: “真是巧了。”

“是呀。”我向他走去,仿佛人鱼公主走向救赎她的王子,尖锐的疼痛被柔软的欢欣裹紧,在我十八岁的生命里投下最夺目的光。

对面高大的男孩子招呼何长秋,自来熟地拦住他的肩膀。何长秋手足无措地愣在那里,耳尖都泛起羞赧的瑰色。

……他暗恋人家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到这里的话能不能点个赞和喜欢呀(๑• . •๑)